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单位概况
要闻快讯
基层动态
特别报道
通知公告
专题关注
文化广场
地方水事
研讨交流

忆1982年郊区黄河一段防洪经历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jinan 时间: 2018-11-30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洪水_副本.jpg

黄河职工汛期坚守岗位(拍摄 梁娜

济南黄河网1130日讯 通讯员 郝桂洪  1982年黄河第二次洪峰,82日花园口流量为一万五千三百立每秒,加上三门峡上下不断降水,全河的防汛工作随之紧张起来。

水情、雨情讯息不断地传递,同时各级防指也在及时地发布防汛指令。

84日,济南郊区防汛指挥部根据济南市黄河防汛指挥部的指示,在时任郊区区委书记、防汛指挥李元吉的主持下,召开了各部门、各乡镇负责人会议。会议强调,目前的中心工作是防汛,各级领导要充分做好迎战洪水的一切准备。乡镇领导、区有关部门负责人立即上堤办公,一线基干班防汛人员要立即做好上堤准备,二线防汛队伍也要组织好待命。

会议还特别要求,将所有引黄虹吸管头从85日起立即拆除,以保安全。

会上还做了分工,陈振段长(时任济南黄河郊区修防段段长)负责华山防区,郝桂洪(时任济南黄河郊区修防段副段长)负责北园防区。

84日下午,我接到市防办通知,陪同办公室主任赵传荣同志到济南市电信局商定全区防汛堤线上的通讯问题,紧锣密鼓地忙活了一整天。

857时,我一大早就到大堤上看水情,看到水比昨天涨了许多。北园段报告小鲁庄虹吸管头(泺口险工14号坝)圆球活节处的底部即将见到水。

10点钟时,我从济南市电信局办完事回到小鲁庄虹吸处,北园分段长焦玉德马上迎上前来,神情紧张地说:“郝段长,我们正在拆除虹吸管头,一定以最快速度完成任务。”

一听这话,我心里马上紧张起来,难道虹吸管头还没有拆除完?

我马上赶到小鲁庄虹吸处,看到水已经漫过管头圆球活节三分之一还要多,北园分段的部分职工们正在紧张地拆除管头。

虹吸管头在水下不正常地晃动,水位也在不断上涨,水流变得越来越湍急。拆除的职工不得不憋住一口气潜入水下操作,不一会儿就得上来换口气,现场气氛紧张得难以言表。

尽管拆除非常困难,但大家没有一个人说不好卸或者说卸不下来之类丧气的话。此刻的虹吸管头拆除工作就是一场真刀真枪、与泥水顽强拼搏的战斗危机时刻,我们黄河职工在以命相搏,没有一个人说熊话,没有一个人退缩。

管头拆除工作进展缓慢,难度也越来越大!

这时,焦玉德段长忽然走到我身边,有些犹豫地说:“能不能想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根据以往的经验,在虹吸的原理中,有时常用另一种办法,就是把虹吸管头闷下(即把虹吸管头放在河底),这样可以减少阻力,确保安全。”

“但是这次各级指挥部都做出决定,为度汛安全,虹吸管头一律拆除呀!”有的同志说道。

我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此刻必须以安全为第一原则,审时度势,赶抢时间,迅速做出决定。

“同志们,根据现在的情况是继续拆卸管头快还是把管头重新安装起来快?”我问道。

“当然是重新安装快。”职工们异口同声地做了回答。

思考了三四秒,我毅然下了决心:“好,快速安装起来,然后把虹吸管头闷下。这样可以减少大水的冲击力,保证安全。”

安排好小鲁庄这边,我马上准备起身赶赴老徐庄虹吸处查看。刚挪步,焦玉德段长说话了:“老徐庄情况还不如这边!”

我一听头都炸了,这还了得!小鲁庄虹吸已经犯了动作迟缓的错误,坚决不能再犯错误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是自找苦吃,自找活该,自找麻烦。必须马上采取措施,万不得已,老徐庄虹吸也必须采取小鲁庄的做法。

在去老徐庄虹吸的路上,我心里一直惴惴不安。赶到老徐庄虹吸处,一看整个圆球活节几乎全漫水了,拆卸虹吸管头的同志正在几乎不带任何防护措施地潜水拆除。

“不行,必须实事求是,当机立断采取措施。”我焦急地自言自语道。

我赶紧向区段长陈振同志作了汇报,内容是小鲁庄虹吸管头拆卸不下来会带来一系列的麻烦,迫于形势,实属无奈擅自违背指挥部的决定,做出了将小鲁庄虹吸管头闷下的处理决定。老徐庄虹吸的情况还不如小鲁庄,必须立即采取类似于小鲁庄虹吸的处置措施。

陈段长提出,此事应向市局报告。

为节省时间,我一步到位,直接要通了市局防办杨主任的电话,把两处虹吸的情况作了简要汇报。

杨主任是个急性子。果然,不等听完他就发火了,“为什么现在还未卸下来?必须马上卸下来!”

挨批是小事,此刻我希望的是领导能听我把当前的客观情况详细地解释一遍。

电话里,我以“嗯、是”应之,有时也大胆地跟领导讨价还价,因为这不是惟命是从的时候。基层工作必须对上级讲事实,讲真

电话里杨主任批评道:“三门峡库区上下都有降水,谁也估不透花园口会出现多大的洪峰、多大的流量,这不是一般的黄河大汛,要考虑花园口出现三万或四万的流量,你要想到后果。”

最后,杨主任又严肃地说道:“郝桂洪我告诉你,不管用什么办法,就是一条:确保黄河安全!”

电话打完,已是20分钟后。谢天谢地,领导根据实际情况,虽然没有讲具体解决方法,但是意思我已心领神会——效法小鲁庄虹吸。

放下电话,我马上赶回小鲁庄虹吸。此刻,在小鲁庄分段长李友泉同志的带领下,已经将虹吸管头闷下。为了加强虹吸管头的稳定,又增加了一道钢索拉绳,紧接着拆除了空气室并结束了封堵作业。老徐庄虹吸也顺利完成了虹吸管头闷下作业。

回到单位后,我向时任指挥的郊区区委李元吉书记作了汇报。

“这可不是小事!”李书记严肃地说。

后来,我才知道他这句话的深意——一是这里地处济南北大门,黄河水位高出济南平均海拔十几米,一旦事发如同水灌洞,后果极其严重;再者是为我担忧,各级指挥部拆除虹吸管头的指示是一致的,而我非但未执行好,反而私自另行安排,如果出事的话,后果将会怎样?

86日,区防指召开了紧急会议,会上强调了必须办理的几件事:

一是一线基干班做好立即上堤准备,要做到随叫随到,二线队伍组织好,待命。

二是老徐庄虹吸处提前上基干班进行防守,为确保安全,建议在背河净水池处修筑养水盆,并立即报市防指,批准后马上施工。当日市防指电告,同意修养水盆计划,并立即施工,同时提出确保工程质量。北园防区马上调集施工机械、人力物力,在北园分段长李友泉的指挥下,不到四天养水盆就修好了。

此后的几天里,区委李元吉书记多次到虹吸处查看水情,反复嘱咐防守人员要严防死守,不得有丝毫疏漏。经过好几个昼夜的奋战,小鲁庄和老徐庄两处虹吸安全度汛。

汛后,在1982年济南市黄河防汛工作总结中,我加入了如下这句话:“为确保安全,对险工隐患采取了安全措施。……。郊区的老徐庄和小鲁庄两处虹吸因为行动迟缓未完成拆卸任务,采取了空气封堵的办法,老徐庄虹吸在背河静水池外修做了养水盆。”

此次作业也得出了如下经验教训:

一是感叹当时通讯手段和黄河水情测报技术太过落后,和今日无法相比。如果通讯通畅,预报准确,拆卸工作就能提前一天开始,也就不会给后面的工作带来那么多的麻烦。

二是防汛工作中遇到重大问题,领导及时作出决断非常重要。

三是涉及黄河防汛问题,工作提早不为过,工作再细也不为过。宁肯未雨绸缪,远胜亡羊补牢。

责任编辑:任慧霞


下一篇:听那过去的故事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
鲁ICP备13012545号 主办单位:威尼斯赌场 地址:济南市济泺路67号 邮编:250032
网站电话:0531-55586111
友情链接:bt365官方网站,大奖娱乐888,太阳网城上娱乐官网,澳门永利赌场,九卅娱乐城,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